明朝皇帝百科

广告

这是历史中的南明末帝吗?

2011-06-13 14:22:00 本文行家:龙亦爰

——果敢武装冲突背后尘封的历史。


南明永历帝殉国碑南明永历帝殉国碑

       近日缅甸果敢地区的武装冲突已然在中国大陆成为了网上热议的话题。而在“果敢”一词的背后伫立着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汉族皇帝——明昭宗匡皇帝朱由榔,即永历皇帝。因为今日果敢地区的居民中绝大多数人的祖先都是在三个半世纪以前,追随这位末代君主而流亡缅甸的。

  明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朱由榔生于北京,其父朱常瀛,是明神宗的第七子。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朱常瀛受封为桂王。于是朱由榔也就随父亲一起前往朱常瀛的封地——湖南衡阳。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张献忠的农民军攻陷衡州,朱常瀛被迫携家眷逃往广西,并从此长驻广西。

  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朱常瀛病死于广西苍梧,即今广西梧州,谥号“桂端王”。朱常瀛死后,由其子朱由楦继承桂王爵位。不久,朱由楦一病不起,无嗣而终,谥号“桂恭王”。于是,朱由榔便被当时南明的隆武皇帝朱聿键封桂王。

  但是朱聿键的隆武政权仅仅坚持了一年多,便被清军击破,朱聿键在被清军囚禁于福州之后,绝食而死。

  此时的朱由榔已经是明神宗男性后裔中硕果仅存的一人了。于是以广西巡抚瞿式耜为首的一批广西文武官员拥立朱由榔在肇庆即位。因为当时隆武皇帝朱聿键仍然在世,故而朱由榔没有称帝,而是仅仅宣布“监国”。

  然而就在朱由榔宣布建国的第七天,清军的前锋部队攻陷赣州。一时间,人心慌乱,朱由榔听从首辅丁魁楚的建议,放弃肇庆,逃往梧州。

  与此同时,隆武皇帝自杀的消息传出。隆武朝的大学士苏观生同广东布政使顾元镜拥立隆武帝之弟唐王朱聿鐭监国。为了争夺正统名分,朱聿鐭抢在朱由榔之前正式称帝,并改年号为绍武。朱聿鐭在广州即位的消息传到梧州,为收拾广东民心,朱由榔肇庆宣布即皇帝位,改元“永历”。

  此后,桂王政权和唐王政权再一次上演了隆武时期,唐王政权与鲁王政权的“正统之争”。就在人心混乱,降将如潮的情况下,面对满洲八旗的骏马弯刀,这些朱明皇裔们仍然为了一己私利争斗不休。

  值得朱由榔庆幸的是,就在唐王政权已经在这场内斗中明显占据了上风的时候,清军成功突袭广州,朱聿鐭和苏观生兵败自杀。南明政权终于重新恢复到只有一位皇帝的局面。但是由于广州沦陷,朱由榔也无法在肇庆立足,只好从肇庆,经梧州、桂林,一路逃至广西全州,投奔湖南军阀刘承胤。

  在刘承胤唆使下,朱由榔从全州迁至湖南武冈州,以原岷王府为行宫。刘承胤因为迎驾有功而被封为武冈侯,不久又晋爵安国公。从此永历朝的内外事务都有刘承胤一人决断。刘承胤不仅杀害了多位与他意见相左的朝臣,还随意杀害其他南明武装前来朝见的使臣。

  公元1646年,清军以明朝辽东降将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为先锋,以及统领(固山额真)金砺、副将(梅勒章京)屯泰所率的八旗兵勇征讨湖广的永历政权。

  公元1647年3月,清军攻陷长沙。湖广总督何腾蛟和受南明政权诏安的李自成大顺军余部郝摇旗、刘体纯等部溃退至武冈。至此,南明政权在湖南境内的防线全线崩溃。清军孔有德部直扑永历帝所在的武冈。

  此时,刘承胤打算挟持永历帝降清。不过,在刘母出面干预下。永历帝得以和少数朝臣带着宫眷匆忙出城逃难,经柳州逃至桂林。

  走投无路的朱由榔此时已经没有军队可以依靠了。因此,在公元1652年他决定联合张献忠大西军的余部继续抗清。张献忠的两名养子孙可望和李定国都接受了永历帝的封号。

  同年,李定国率军八万,从云南出兵广西,连克沅州、辰州、靖州、武冈、宝庆;攻占桂林,清定南王孔有德兵败自杀;随后又贡献衡州,击杀清太祖努尔哈赤之孙敬谨亲王尼堪。

  就在抗清斗争再次出现高潮的时候,南明政权再度出现内讧。

  孙可望嫉妒李定国的功绩,突然发兵攻打李定国。李定国兵败避往广东,希望能与郑成功取得联系,但是战斗失利,只得再度退往贵州。待李定国实力恢复后,回师云南征讨孙可望。孙可望兵败后,旋即降清。清军趁机再度攻克广西、贵州、云南等地。至此,朱由榔丧失了全部地盘,被迫流亡缅甸。

  进入缅甸后,朱由榔的随身卫队立刻被缅甸人解除了武装,并将他们加以软禁。此时仍然在云南山区坚持抗清的李定国多次派人到缅甸希望能够迎回朱由榔,但是都遭到缅甸国王的拒绝。

  公元1662年,吴三桂击溃李定国部后,奏请清廷出兵缅甸,索要永历君臣。于是,清廷加封领侍卫内大臣爱星阿为平西将军,率领八旗兵马前往云南,会同吴三桂一起进军缅甸。

  吴三桂和爱星阿统帅的满、汉军队占领了位于今天果敢地区的木邦之后,至书缅甸国王,索要永历君臣。此时,缅甸国王哇达姆摩刚刚弑兄自立,内部不稳,无力与清军对抗,只得答应清廷的要求。哇达姆摩首先发兵三千,包围了朱由榔的住所,假称要与朱由榔盟誓,要他的随从出屋饮咒水。他的随从次第而出,一个个被杀,共死四十二人。

  朱由榔自知难以脱身,哭着写信给吴三桂,斥责了吴三桂叛明助清,忘恩负义。最后他却又说,我如今兵衰力弱,命运悬在你的手中,倘若能留我一条活命,我什么东西都愿意给你。

  得信后,吴三桂仍不允许,仍加紧向缅甸国王催索。为了继续向缅甸施加压力,吴三桂和爱星阿率兵继续南下,占领了距离缅甸首都阿瓦(今曼德勒)只有六十余里的旧晚破。缅甸国王只得派兵士把朱由榔连人带座地抬到吴三桂军营,眷属二十五人痛哭相随。

  康熙元年,公元1662,三月十二日,清廷以擒获永历帝诏告天下,诏书中说:“念永历既获,大勋克集。士卒免征戍之苦,兆姓省挽输之劳。疆围从此奠安,闾阖获宁干止。是用诏告天下,以慰群情。”

  同年五月,吴三桂因擒获朱由榔有功,进封为亲王。

  在清廷诏告全国的同一天,朱由榔和他的眷属被押回云南昆明。昆明城中许多百性眼见皇帝蒙难,不免黯然神丧。当时一个目击者说:“永历之自缅归也,吴三桂迎入,坐辇中。百姓纵观之,无不泣下沾襟。永历面如满月,须长过脐,日角龙颜,顾盼伟如也。”

  清军把朱由榔一家圈禁在世恩坊原崇信伯李本高宅内。吴三桂等人认为如果押解赴京献俘,路途遥远,恐怕发生意外,建议就地处决,得到清廷核准。四月二十五日,朱由榔及其眷属押到昆明篦子坡绞死,从此,篦子坡改名为迫死坡。

  据记载,行刑前身为明朝降将的吴三挂大约是出于向清朝表明衷心的想法,主张将朱由榔君臣砍头处死。反倒是满洲将领不赞成。史载,爱星阿说:“ 永历尝为中国之君,今若斩首,未免太惨,仍当赐以自尽,始为得体”。而另一位满族将军安南将军卓罗也说:“一死而已,彼亦曾为君,全其首领可也。”

  于是,吴三桂最终把朱由榔父子用弓弦勒死。随即命昆明知县聂联甲带领衙役搬运柴薪把二人棺木焚化于昆明城北门外。云南民众不忘故主,以出城上坟为借口,寻得未烬小骨葬于太华山。

  南明最后一帝至此烟消云散。

  另附:永历帝在得到清军进入缅境的消息后,给吴三桂写了下面这封信:

  将军本朝之勋臣,新朝之雄镇也。世膺爵秩,藩封外疆,烈皇帝之于将军可谓甚厚。讵意国遭不造,闯逆肆志,突我京师,逼死我先帝,掠杀我人民。将军缟素誓师,提兵问罪,当日之本衷原未尽泯也。奈何清兵入京,外施复仇之虚名,阴行问鼎之实计。红颜幸得故主,顿忘逆贼授首之后,而江北一带土宇,竟非本朝所有矣。南方重臣不忍我社稷颠覆,以为江南半壁,未始不可全图。讵鸾舆未暖,戎马卒至。闵皇帝(指弘光)即位未几,而车驾又蒙尘矣。闽镇兴师,复振位号,不能全宗社于东土,或可偏处于一隅。然雄心未厌,并取隆武皇帝而灭之。当是时,朕远窜粤东,痛心疾首,几不复生,何暇复思宗社计乎?诸臣犹不忍我二祖列宗之殄祀也,强之再四,始膺大统。朕自登极以来,一战而楚失,再战而西粤亡。朕披星戴月,流离惊窜,不可胜数。幸李定国迎朕于贵州,奉朕于南(宁)、安(隆),自谓与人无患,与国无争矣。乃将军忘君父之大德,图开创之丰勋,督师入滇,犯我天阙,致滇南寸地曾不得孑然而处焉。将军之功大矣!将军之心忍乎?不忍乎?朕用是遗弃中国,旋渡沙河,聊借缅国以固吾圉。出险入深,既失世守之江山,复延先泽于外服,亦自幸矣。迩来将军不避艰险,亲至沙漠,提数十万之众,追茕茕羁旅之君,何视天下太隘哉!岂天覆地载之中,竟不能容朕一人哉!岂封王锡爵之后,犹必以歼朕邀功哉!第思高皇帝栉风沐雨之天下,朕不能身受片地,以为将军建功之能。将军既毁宗室,今又欲破我父子,感鸱鸮之章,能不惨然心恻耶?将军犹是中华之人,犹是世禄之裔也。即不为朕怜,独不念先帝乎?即不念先帝,独不念二祖列宗乎?即不念二祖列宗,独不念己身之祖若父乎?不知新王何亲何厚于将军,孤客何仇何怨于将军?彼则尽忠竭力,此则除草绝根,若此者是将军自以为智,而不知适成其愚。将军于清朝自以为厚,而不知厚其所薄,万祀而下,史书记载,且谓将军为何如人也。朕今日兵单力微,卧榻边虽暂容鼾睡,父子之命悬于将军之手也明矣。若必欲得朕之首领,血溅月日,封函报命,固不敢辞。倘能转祸为福,反危就安,以南方片席,俾朕备位共主,惟将军命。是将军虽臣清朝,亦可谓不忘故主之血食,不负先帝之厚恩矣。惟冀裁择焉。

  这大概是永历帝留下的最后一份文件了。其音哀愁如秋虫鸣泣,无壮烈之气,有乞生之念。语云: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南明志士寄希望于这样的皇帝实现中兴大业,真可说是缘木求鱼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龙亦爰散文,小说作家。亦擅长历史研究。